当前位置: 主页 > T汇生活 >「爱的鼓励」不是救国团发明,就像摇滚乐不是从白人开始 >

「爱的鼓励」不是救国团发明,就像摇滚乐不是从白人开始

浏览量:368
点赞:216
时间:2020-06-11

先从连我五岁女儿都会拍的「爱的鼓励」之原始出处 – 投机者乐团(The Ventures)谈起。

台湾早期知道投机者的非常多,也就是六〇年代的摇滚乐,他们的音乐跟海滩男孩(The Beach Boys)一样,有人说叫做「冲浪摇滚」,当然,猫王也是听西洋流行音乐的叔叔伯伯们津津乐道的。

「爱的鼓励」不是救国团发明,就像摇滚乐不是从白人开始

以下开放问答,这首曲子的曲式是什幺?答得出来的你就明白这个很需要被平反的音乐历史脉络了!

The Ventures – Let’s Go

我记得的是:爱的鼓励 一起~来! XD 这是由从前「主管」台湾青年休闲娱乐的救国团,其中的大专康辅单位噜啦啦干部陈金贵(现为大学教授)在听到投机者乐团的这首歌后,将其桥段拿来当做现场带动唱,激励大家的一段拍手加口号,这不用查维基,因为家父早期就曾任职于救国团(以前的时代名字非常严肃,叫做中国青年反共救国团…)。

回到音乐上,投机者乐团大概是老一辈台湾音乐人或西洋音乐爱好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团体了!大家大概听到「管路」就high啦!而在一般大众的耳朵里,尤其是四年级到六年级生,熟悉的就是黄俊雄将这段音乐拿来用在「云州大儒侠史豔文」的「幽灵马车」出场乐上:

这是一首小调的12小节蓝调,节奏上的使用被很多人认为是摇滚乐(Rock ‘N’ Roll),主要是因为Even 8的感觉,所以很多人用这个说法来区分黑人的节奏蓝调音乐,与白人的摇滚乐,因为原来有的那种12/8感觉加快了,所以感觉是Even 8(方方正正直直前进的8分音符)。

扮演关键角色的,不是白人,而是一位黑人吉他手与歌手-Chuck Berry。他把当时黑人在芝加哥风行的节奏蓝调加快,加上白人习惯听的乡村音乐(Country),包含在吉他弹奏的技法上都变得更为花俏而直线,甚至在舞台动作上都变得非常「视觉系」,夸张而感官的表现,让许多年轻观众疯狂,却也让保守卫道人士抵制,认为那是黑人下流低俗兽性的代表,这就是一种种族歧视的表现了。

「爱的鼓励」不是救国团发明,就像摇滚乐不是从白人开始

站在音乐家的角度,我可以很斩钉截铁地告诉各位:这很不容易!你必须要琴人合一,律动发自于体内,整个浑为一体才有可能呢!但是因为当时的白人与强势者看了吓到,觉得不舒服,就把黑人音乐给「污名化」了。加上之前曾提过,因为这些黑人的出身背景与生活环境,都不是那幺地「高尚」,许多人甚至有菸酒毒瘾好色甚至犯罪记录等问题(譬如Chuck Berry就曾诱姦未成年少女),所以自然,在保守的年代里,这些人「不是个什幺好东西」了!

我们可以听听这首名曲《Johnny B. Goode》,仔细听那个曲式哦。整篇的主题宗旨都一样,我希望各位真的听到那个曲式的长度以及和絃排列,而不是只有听或看一般人注意到的旋律线或是鼓声而已。

对于比较有点年纪的音乐人而言,一定会对Michael J. Fox在电影「回到未来」中,模仿Chuck Berry弹《Johnny B. Goode》的桥段津津乐道,其中有几个特别好笑的「哏」,在于来自未来的Michael J. Fox弹着弹着一不小心就「超越时代」,弹到七〇八〇年代更为狂放不羁的摇滚乐上去啰!台下的「爸妈级」观众与台上合作的乐手个个被惊吓到瞠目结舌的模样,让看电影的观众笑到乐不可支。

「爱的鼓励」不是救国团发明,就像摇滚乐不是从白人开始

另一个比较「专业」一点的「哏」,来自导演的运镜,还刻意晃动去带到那个高中舞会的做场乐团,团长就叫「Marvin Berry」(请注意爵士鼓大鼓上的字样),而他跑到后面去打电话给他的表哥(或堂哥或表弟堂弟,反正当时的美国黑人很多都有亲戚关係,尤其又同在音乐圈讨饭吃)时,就是打给Chuck Berry("Chuck, This is your cousin Marvin, Marvin Berry")。也就是说剧中的主角,受过去影响,又跑回过去的过去,去影响过去的发生,这就是「回到未来」系列最有趣的地方呢。值得一提的是:本片导演Robert Zemeckis也因此一战成名,他后来导的「阿甘正传」(Forrest Gump )也以恶搞但是非搞笑的颠覆美国历史方式,让大家永远记得。

Chuck Berry的历史重要性真的不容忽视,值得一提的是,截至写文时间(2014年2月)为止,他还健在于世哦!而许多传说中的经典摇滚乐团与巨星,可都是他的忠实粉丝呢!

但是Chuck Berry是谁?Rock ‘N’ Roll跟源出于黑人的Rhythm & Blues的关係是什幺?台湾的老文青们真的都不大明白,因为当时连在美国本土的英文资讯,都是「隐黑扬白」的,所以大家就都认为摇滚乐是从白人开始的了。

(相关文章:到底什幺是「R&B」?看完这篇保证懂)

行文至此,请容许我发表一点个人感想:多年来我时常觉得,我在做的事不是提供一种另类或是颠覆国内主流观点的观点,而是国内的主流观点在一群老少文青「音乐文字工作者」的刻意以偶像崇拜的观点包装,以及长年以来,评论界与唱片业,总以歌词、造型、态度、意识型态或行销企划的角度,用「一直讲他们喜欢,却也是他们只知道这幺多其实就是看资料看来的不是真的用耳朵听到」的做法,让我这个六年级前段班生的声音,变得好像很另类或很颠覆…..

「爱的鼓励」不是救国团发明,就像摇滚乐不是从白人开始

但是我其实在讲的都是正常不过的认知,就跟你应该知道地上跑的四个轮子的叫汽车,空中飞的两大片主翼一个到四个引擎的叫飞机一样而已 。只是大家还是很喜欢用「科幻文学」的方式来介绍「实用科学」,应该要理性的时候却用感性来解释。让我这从小也是台湾长大的乡下人,觉得不可思议也挺无奈的。就譬如,捧披头四而不知披头四的偶像Chuck Berry一样。为什幺是偶像?因为音乐上他启发了他们!我相信Chuck Berry的歌词,绝对没有John Lennon写得好,然而我一直想要强调与着重的,是那种「音乐上」的传承啊!

如果你想要更详细了解Chuck Berry的发迹过程,可以找找台湾买得到DVD的剧情片「蓝调传奇」(Cadillac Records),里面有许多关于摇滚乐是如何透过与白人势力、电台DJ及唱片公司的打交道,而产生的种种影响与变化,主角们诠释的也都是美国音乐上鼎鼎大名的人物-Muddy Waters与Etta James等等,本片基本上是忠于史实的,没有「张飞打岳飞」,只是多了一点戏剧手法让电影变更好看而已哦。

(相关文章:张飞打岳飞?谈电影《大稻埕》考据问题引发的历史争议)

「爱的鼓励」不是救国团发明,就像摇滚乐不是从白人开始

当时因为智慧财产权观念的不发达,黑人的音乐不但被归类为R&B音乐(节奏蓝调),也常发生硬生生把他们的作品抄袭剽窃走的事,譬如以下这个很有名的例子:Chuck Berry的《Sweet Sixteen》被前段提到的The Beach Boys(都是金髮碧眼的白人阳光男孩「5566」级偶像团体),整段抄走,各位看看!大家都是换了「歌词」,就以为逃不过观众与其他人的耳朵了,所以说「歌词」虽然在流行音乐中很重要,但是歌词不能掩盖「音乐」上的节奏、和声、旋律与乐器编制啊!

Chuck Berry – Sweet Sixteen

The Beach Boys’ 1963 song “Surfin’ U.S.A.”

如果你看过「蓝调传奇」了,就会发现许多经典的、伟大的摇滚乐团,都成为「被告」哦!原创者的这些美国黑人音乐家们团结起来控告他们,但也让世人更了解,「有名」跟「原创」跟「厉害」,其实是不一定成正比的。

「爱的鼓励」不是救国团发明,就像摇滚乐不是从白人开始

这些音乐在台湾,其实不是不存在,而是以另外的名字,或是另外的形式存在着,这是我一贯的看法。当时热爱西洋流行歌曲的青年们,能读英文的几乎都是接受到彼时的「白人音乐史观」(请注意我虽然一直用这样的分际,并不表示白人都是坏人、黑人都是好人,只是在讲那股当时的风气)。要不然就是接收来自日本对于这些音乐的热爱,以及对传统典範的尊重,如另篇提到的欧阳菲菲,第一张日语专辑,背后的作曲者,就是投机者。

欧阳菲菲 – 雨の御堂筋

拜YouTube之赐,我们还能看到他们三十几年后的「合体」重逢!这首就不是12小节蓝调了,是首小调作品,但是那个味道,现在一整个听下来,是不是很投机者呢?^^

最后我们再来听一首投机者的名曲

The Ventures – Wipe Out

这好像在黄俊雄布袋戏里头也有用过?呵呵!注意啰!鼓手solo,还在随意打、「即兴」打吗?鼓手也是要知道曲式(Form)的啊!如果爵士乐的Tradin’ 4大家觉得很複杂(其实通常只是大家都还玩不上手),那即便是早期的摇滚乐手,他们可不是记「你弹几个8拍,然后换我打几个8拍」,或是「听鼓手老师solo炫技,然后等他「赛印」(Sign-in)」哦!别忘记,还是要告诉我这是什幺曲式哦。

掌握音乐性上的格式,非常重要,如果你觉得爵士乐很複杂,其实从早期一直到现在,Blues Form还是非常重要且基本的曲式,只是有很多即兴上与和絃改变或增添而已,但是你如果「简单」的听不出来,讲得很难,等于是给你一支光剑而已,你不会武功,再厉害的光剑也无用武之地呀!

听吧!

再听!(这其实也是个很有名的剽窃例子,猫王是抄上面Big Mama Thorton的原曲,而在动作上模仿Chuck Berry)

你说Funk?其实那也是六〇年代的R&B啊!听!听曲式(当然主持人Ed Sullivan的开场介绍也已经提供了线索):

如果都听出来了,来个大挑战吧!我觉得这是Michael Jackson的用心,他使用了影响「黑」与「白」十足深远的蓝调曲式(12-Bar Blues Form),来创作这首曲子,那个意义表现,当然不只在歌词里,而存在~他深深的脑海里啊!(咦?这是哪首歌的歌词?XD)

当然随着年代的推进,不是所有的黑人音乐与爵士音乐、摇滚音乐等,都停留在单纯的「12小节蓝调」里,会有更多结合调性概念(Tonal)与调式概念(Modal)的演化,但是所有的优秀音乐人都明白一个硬道理,如果你能够运用想像中很简单的蓝调曲式,创作出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或是即兴出令人难以忘记的精彩,那,你就成功了。

上一篇: 下一篇: